标签归档:盖房

[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尾声:梦中的乐园 我的家 (组图)

说不上是呕心沥血,却也消耗了不少能量、耐心和创造力的十个多月转瞬即逝。精心打造的“梦中宫殿”在安瑞和涵默的期望和不断的小插曲中渐渐升高、完善,而安瑞也在最后时刻演绎了一出“送你一个玫瑰园”的浪漫剧。

免去扯皮的好办法
在荷兰盖房,都是分期付款。

地是在市政厅买的,钱当然付给市政厅,而且不容耽搁。施工队这边呢,则是打好地基多少钱,盖上一层多少钱等等,分期付给施工队,最后一期先由涵默她们转到公证人那里,等竣工时,由市政厅派人来检查房屋是否符合各项规定、并将涵默她们提出的不满之处改进之后,才将其转入施工队的账上。

“你别说,这还真省掉了不少你推我、我推你的扯皮。就拿我们家来说吧,市政厅的人来检查时,发现节能空气回收系统安装得不符合技术要求,火警警报器也有点问题。这些缺点一提出来,马上就得到了解决。”

当平时粗粗拉拉的托尼在2006年初的一天西装革履、手捧鲜花将钥匙交到安瑞手里时,大功也算告成了。两天后,是他们乔迁新居的日子。忙碌了十个多月,一家人终于住进了自己精心营造的“宫殿”。

16[1]

继续阅读[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尾声:梦中的乐园 我的家 (组图)

[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之五:得来不易的厨房

荷兰这个小国,既无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也没有享誉天下的南北菜系,“民以食为天”在这里的体现,恐怕就在于家喻户晓的“居住式厨房”了。所以,人们对厨房的选择,大都很在乎。

荷兰全国各地的厨房专卖店遍地开花,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它们那装饰讲究的展示厅。大厅里,各种不同风格、不同材料的厨柜、电器数不胜数,踊跃地争抢着未来顾客的视线。

看人下菜碟的推销员

涵默和安瑞转了很多展示厅。

涵默说:“一天,我们打扫卫生后来不及换衣服,就去了一家很大的厨房连锁店分店。一个年轻的推销员上下扫了一眼,就把我们带到了一个便宜货展示角。待安瑞拿出房屋设计图给他看时,他双眼一亮,马上领我们走到另一边,还口若悬河地介绍起五花八门的产品,如可以转弯的柜子、可以掀起来的柜门,和各种品牌的内封式电器。他一边竭力撺掇我们选价格高昂的产品,一边左一句右一句‘培训时,我们老师说……’,一幅既没经验又傲慢的样子。”

为了拿放东西方便,尽管价格稍高,涵默还是选择多要抽屉、少要橱柜。这位先生设计了个草图后,张口要价两万多欧。尽管知道厨房贵,但也没做好如此贵的心理准备,涵默和安瑞一下子被吓回了家。

 

继续阅读[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之五:得来不易的厨房

[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之四:有惊无险 喜中有悲

跟荷兰人提起盖房,所有的人都会说:你盖了三座房之后才会知道盖房子是怎么回事。的确如此。

荷兰虽然是个小国,但各地的土质也有很大区别。所以,在动工前,都会有专人来对土壤进行测试,然后决定打桩的深度。桩子和地基打好后,建筑公司运来了为工人休息提供的移动式小屋和流动厕所,算是安下了营,扎下了寨。从此,那片荒凉的土地,便一去不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日渐高起的内外墙,和墙夹层中保暖防潮的金属隔离泡沫。

涵默说:“我家旁边的邻居找了个那种“卖”半成品的建筑公司。他们只需要在公司提供的成品图册里挑一座房子就行了,省钱又省力。房子的四壁、屋顶都是在工厂里做好了的,虽然表面看起来像是一砖一瓦砌的,但实际上就是几大块板子,像搭积木一样搭起来,进度很快。眼看着他们的房子逐渐成型,而我们这儿还在一砖一瓦地砌,不免心里有点起急。”皮特和理查德倒是不急。每天,两个人早来早走,干活时把收音机的音响几乎开到最大,一整天不换频道,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在听。

“跟理查德和皮特混熟了,才知道他们俩其实都很随和,做事情很好商量。而每次到工地上来看施工进程时,我们都带上一块蛋糕或一包饼干,给他们喝咖啡时吃,借以联络感情。”

DSCF2552[1]

继续阅读[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之四:有惊无险 喜中有悲

[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之三:事无巨细,从头做起

盖房的基础,是外观和结构的设计,而这一设计也包括了建材明细表。明细表上的一部分东西已经由建筑师定好,而另一部分则完全靠自己去建材公司挑选。
东西好不好挑,选择由你本人来做;但公司派来盖房的工人对得上对不上你的脾性,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提起选建材的经历,涵默话就多了:“选那些东西,难就难在花样之多和价格上的天壤之别,让人头痛。当然,想省事也可以,荷兰建材的质量都很过关,你完全可以去两三家店就买齐所有的东西,不用到处去转。但谁让我是吃过‘三年困难时期’之苦的父母培养出来的呢?我宁愿多跑跑腿,也不想日后后悔。每天一下班,我就和安瑞带上孩子开上车,转建材商店,周末也不例外。”

明细单洋洋洒洒六大张纸,大到砖瓦横梁,小到门把手,猛看上去给人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而且,有些东西听上去很容易,定下来却很难,比如砖。为了小区的规整,市政府规定所有的新房必须要用红砖,而且必须是看上去很粗糙、像是手工做出来的那种红砖,大小也不能超过一定尺寸。可问题是红砖跟红砖也不一样,有深红、浅红那就不用提了,还有很多红中带其它颜色的,弄得你不得不去挑选:“挑来捡去,我选了一种红中带紫、棕和橘黄色的。安瑞说,等房子盖好了,谁还会去注意砖?他说我纯粹是费力不讨好。后来,房子完工后,居然有好几个人来摁门铃,打听这砖的编号,说好看,也打算买。这么一来,我在安瑞面前的得意就不用提了。”

砖瓦挑好后,又要送到市政厅报批。尽管这次没遇到任何麻烦,但却又耗去了两星期的时间。

DSCF2147[1]

继续阅读[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之三:事无巨细,从头做起

[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之二:谁来帮我实现梦想?

贵人并不是说当就当的。梦中的“贵人”涵默和安瑞,为了营造自己的宫殿,心甘情愿又首当其冲地扮演起了“仆人”的角色,开始了漫长的操心之旅。而实现梦想的第一步,就是找合适的建筑公司了。

德国“邻居”有忙帮不上
“我们早就知道德国的房价比荷兰低得多。荷德边境的很多荷兰人都在那边买了房子住,在荷兰上学、工作。我想德国的施工队肯定也便宜,去那边找个合适的不就行了吗。”

可从哪儿下手呢?安瑞灵机一动:不远处的德国小城刚刚建起了一个小区。到那儿转一圈儿会不会有收获?

涵默说:“还真看到一座房子,外表挺像我们的设计。为了了解建筑公司的情况,尽管知道不礼貌,我们还是硬着头皮按响了这家人的门铃。”

真可谓无巧不成书。“开门的,是我学德语时的荷兰同学艾维。艾维说,她对德国建筑公司非常满意。除了价格便宜外,德国人做事情上的精细和注重质量都让她佩服。艾维热情地请我们参观了她的新房。那房子确实给人一种非常轴实的感觉,用艾维的话说:物美价廉。”

于是,涵默和安瑞登门造访了几家德国建筑公司。谈话中得知,因为政府规定的不同和气候差异等影响,两国人盖房的方法和用料有很多差别,许多设施也都不一样。按照荷兰的规定和图纸盖房可以,但会比较费心,价格也便宜不了多少。

“听了这些,我和安瑞就打了退堂鼓。第一次盖房,毫无经验,我们不敢轻举妄动。耽误了几个星期,最终又回到了出发点,很让人沮丧。”

DSCF2574[1]_thumb[1]

继续阅读[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之二:谁来帮我实现梦想?

[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之一:梦的开始

在荷兰,自己动手买地造房是令很多人心仪神往的事。对他们之中的大多数来说,这永远都是摸不着、抓不到的梦想。但也有不少人,却使美梦成真。涵默就是后者中的一个。

“当我们在荷兰的生活日趋稳定时,我和先生就都动了买房安居的心思。左挑右选、到处张罗着看了很多二手房都未如意后,我们决定到市政厅登记,排队买地,自己建房。”

由于荷兰人多地少,很多城市、乡村都人满为患,国家又很重视保持绿色国土;又因为很多土地都卖给房地产开发商建房出售,所以,能在荷兰买到地皮自己盖房的机会很少。登记时,市政厅的人就给涵默敲了警钟,说等候的年头少不了。

scan0002_0[1]

继续阅读[转]中国人在荷兰盖房记系列之一:梦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