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李剑芒:荷兰华人为什么能融入当地社会

在一篇文章里和以为网友对抗关于荷兰华人的处境。这触发我写写荷兰华人的念头。我在此简单描述一下荷兰华人的历史。再谈谈我对荷兰华人的主观感觉。

据一本关于荷兰华人历史的书《Het Huis Van Han》(汉人之家)说,华人最早来到荷兰是1911年6月。他们来自英国,是船运公司为了对付荷兰大规模海员罢工。这批华人由于是对抗当地荷兰海员的,自然在当地荷兰人的印象中很差。华人当年被描绘成:“一种肮脏的、卑贱的人,置同伴的苦难于背后不理”。这个评价确实很难听,但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公正的评价。因为我认为华人至今仍然如此,绝大多数华人仍然“置同伴的苦难于背后不理”。而华人的大本营,中国大陆更是如此,对同伴已经不是什么“置同伴的苦难于背后不理”,而是没人性地残酷迫害同胞。中国大叫爱国主义,但你仔细看他们的爱国主义,实际上就7个字:“不爱国人只爱国”。与黑老大的爱地盘是一回事!

这批华人及其后代在荷兰社会中受到歧视,这个歧视却鬼使神差地被希特勒的德国改变了。在二战德国占领期间,由于德国拿不准中国与日本的关系(即是不是中国将变成德国同盟国日本的附属国),德国占领军对荷兰的华人网开一面。荷兰华人大量地做起小生意自救。最著名的就是买花生饼。一批华人经济新贵在荷兰升起。经济地位的变化造成华人地位上升、与当地人通婚现象普遍,华人开始真正地融入荷兰主流社会。第一代华人与荷兰通婚率很高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华人女人,大家都是海员,海员都是男的,没有女的。

第二次大规模华人移民实际上是印尼人移民。印尼原来是荷兰的殖民地,独立后很快就发生了大家都知道的大规模排华,造成大批的印尼华人丧失家园外逃。据说逃亡的华人达20万之多。荷兰政府给这些印尼华人一个选择;可以选择来荷兰。结果一下子就来了10万印尼华人。这批印尼华人严格地说是印尼人。但这批人的祖先都是华人,他们的主业还是华人的主业;开餐馆。但他们的餐馆是“中印餐馆”(Chinese-Indonesian restaurant)。

当印尼还是荷兰的殖民地的时候,上层社会都是讲荷兰语、学习荷兰文化,或最起码会说荷兰语。而这些被驱赶出来的华人多来自印尼上层社会,他们的语言能力远远超过华人移居其它国家的当地语言能力。这造成了荷兰的一个不同于欧洲其它国家的现象;即中餐馆不扎堆!在阿姆斯特丹开车,你打开GPS导航,将发现中餐馆到处都是(即说有400家),荷兰几乎所有小镇都有中餐馆。这在比利时和法国就不一样。我曾经开车一小时在比利时找中餐馆,一个也找不到。突然找到一家,结果发生找到一堆!

也许是语音和文化优势,这批印尼华人也很快地融入荷兰主流社会。总体上说外族融入荷兰社会最好的就是这批印尼华人。荷兰人不把他们看做外人,他们自己也不把自己当作外人。这造成前两批华人(如果我们把印尼华人也叫华人的话)在荷兰社会中给后来的华人打下了一个好基础;荷兰社会总体来说没有排斥华人的行为。我曾经和中国的朋友聊天时说;如果你想移民欧洲且不希望受到种族主义分子的骚扰,最佳的选择就是荷兰!这当然不仅仅是前两代华人的努力,也是荷兰人历史上就是全球到处乱跑的生意人,他们对各国的文化有相当的了解。人不怕坏,人怕不知道。人怕一个神秘的,无法理解的东西。

第三批移民数量不大,那就是我们这批留学生加学者。实际上这批人很难算成一批,因为数量太小,但因为我在这批里,我就把我们自己算成一批了(人都是自私的啊,呵呵)。这批人的优势是学历较高,比较容易在公司里找到满意的工作。这批人整体形成的特点是安静。谁也注意不到他们,他们基本都过着中产阶级无忧无虑的生活。但也正是这种无忧无虑使得这批人没有出来很多著名的人物。人就是这样,舒服的生活造成人的懒惰,缺乏继续奋斗的精神。

第四批移民分两拨,它们各自形成了自己的社团;即广东社团和温州社团!这批人的特点是追亲戚。他们来荷兰是因为他们有亲戚和老乡在这里。广东老乡们形成了广东帮,温州老乡们形成了温州帮。两帮人在荷兰华侨协会形成了对立势力,据说(我从来不参与华侨协会活动)两帮人曾经为了协会主席打了起来。我一开始还不知道这个协会主席为什么那么吸引人,以至于双方动手。后来一个在华侨协会做事的朋友告诉我;协会主席的商业价值太大了!中国政府对各国华侨协会主席的接待规格有相应的规定。与谁谁在某个国家圣殿照一张像,这就是政治资本,这个资本在中国这个吃政治饭的国家,你说它价值有多大它就有多大!

由于第四批华人移民的兴起,产生了一个特色生意;人蛇!这些人是通过把老乡偷运到荷兰当餐馆劳工而赚钱。价格大概是20万人民币一个人。一位与我有几面之交的朋友就从事这个生意。我读MBA的时候,他跑来和我唠叨:“读这劳神子玩意干什么!像你这样的脑子,你如果干我这行,我担保你可以找最漂亮的女孩,一边帮你按摩一边帮你读”。我笑笑:“有人会踢足球,有人会打篮球。你让踢足球的去打篮球,打篮球的去踢足球,那不玩儿扯了吗?”。他摇摇头,说服不了我这榆木脑袋。

有年去深圳看望一位曾经是荷兰国家体操主教练的朋友,又遇到我这位人蛇朋友。似乎是要兑现他的“诺言”,他在旅馆酒吧对我突然袭击,一个手势让一大帮女孩上来就把我围在中间,乱摸一通。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立即被摸出一头汗,让他赶紧扯了或自己拿去享用。他选了俩,其它就都扯了。喝酒时他告诉我他刚刚从局子里出来。中国当时对人蛇的法律惩罚很重,被抓到就是死刑。我开玩笑问他;“你到阎王爷那里点卯了”,他笑笑说:“我死不了,不就是花俩钱吗?只是这趟生意做赔了!”。

早期华人的后代,由于通婚基本已经看不出来华人的模样了。现在大家说华人一般指的都是改革开放以后陆续移民到荷兰来的中国大陆人,也就是我们这批,和蛇头们运来的一批。我们这批上面已经说到,多在中产阶级阶层。与当地人的融合程度每一个人都不一样,基本是个人态度决定的,与当地人是不是歧视无关。你如果喜欢热闹主动接触,别人就接受你,你如果喜欢单独,没人会打搅你。我喜欢热闹,所以荷兰当地朋友一大堆。

第四批华人与当地人融合的比较差。他们自己形成了自己的社团。但不管哪批华人,他们都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融入主流社会。第四批华人很多抱着牺牲自己这一代给下一代打天下的心情。在孩子读书方面很少含糊。一位ECN同时曾经与我辩论关于孩子的态度问题;他说荷兰家长一般不干预孩子的学习。读到什么程度就算什么程度,而他看到的华人家长各个对孩子要求过分。按照荷兰人眼光,孩子已经非常出色了,可华人家长还是不满意。这没办法,这是我们华人的深度文化决定的。万事都是从读书开始,这在我们心目中根深蒂固。但我坚信,这是后来的华人敲开主流社会的敲门砖。没有它就是不行!

说荷兰一点种族歧视没有也许过于极端。谁也不喜欢生活习惯与自己不一样,自己理解不了的人。这是人的特性,不是哪个种族的问题。但荷兰是一个种族情绪非常低的国家。近年似乎右翼党在抬头,但他们主要是对穆斯林去的,而不是对华人来的。我并不是一个事不关己就无动于衷的人。我的问题是我赞同那些右翼观点,我个人也不喜欢一些穆斯林家庭对荷兰社会的态度。说起来可笑;我儿子在小学里两次遇到的“种族歧视”都是一堆摩洛哥孩子歧视华人孩子,有一次甚至搞到我追到一个孩子家对峙他的家长。他们似乎根本不喜欢荷兰文化,他们认为荷兰文化是劣等文化。我心里很纳闷;你既然不喜欢荷兰文化,谁阻止你回到你钟爱的“祖国”文化中去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